中国光谷创意产业基地[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搜索

热门标签:

  当前位置: 协会首页 > 行业分析 >

武汉外包称霸中部:“动漫王子”破解外包瓶颈

时间:2012-08-02 11:45来源:武汉服务外包网 作者:admin 点击:

      洪山创意大道上,图书城旁,武汉两点十分动漫技术培训基地的牌子挂在绿洲大厦物业门口,格外醒目。

      走上四楼,就到了武汉两点十分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中国最专业的三维动画制作公司之一,也是承接游戏外包的企业。

      说起这些年的外包经,有“动漫王子”之称的公司总经理王世勇觉得,酸甜苦辣尽在其中。

  从“原创”到“外包”都很难

      在任何一个行业的产业链上,相对于单纯的加工制作,前端的作品原创和后端的全球发行衍生品开发,是利润最丰厚的部分,形成了一条"微笑曲线",而中端的外包制作部分,是利润较薄的部分。比如富士康,承接苹果公司的零部件外包,虽说业务量很大,但利润并不像想像的那么多。

      “和传统制造业弧度明显的"微笑曲线"相比,动漫的"微笑曲线"明显僵硬、呆板。”王世勇说。

      “微笑曲线”为何“似笑非笑”,甚至颇有些“哭笑不得”?在这背后,正是动漫朝阳行业的现实写照。

      王世勇觉得,虽然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动画人才曾经做出过《大闹天宫》《小蝌蚪找妈妈》这样的经典之作,在国际上都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但这些片子从来没获得过商业上的成功,根本无法与好莱坞、迪斯尼大片相比,60年代后更是鲜有好作品问世。虽然一部《喜羊羊与灰太狼》让很多人看到了一线希望,但那只是获得了商业上的成功,并不能代表中国动画的原创水平。

      那这数十年来,国内的动画人才们都在做什么呢?“我们大多在做服务外包。”王世勇说。

      没有一个动漫人不做“原创梦”,但在创业早期,大部分中国原创动漫企业很难获得稳定的收入来源,经常是:耗资巨大的一部原创动画片,很可能以很低的价格送到电视台去播出,而衍生产业在盗版横行的情况下,也经营惨淡。

      理性接受“市场教育”的王世勇在初期创业,把团队主攻方向定在了“外包”,着力推销公司的外包实力。王世勇认为,和做原创动漫相比,动漫外包产业发展相对良性,外包订单至少是“硬需求”,只有这样才能走上一条现金流充裕的发展之路。

      作为2009年全市创业十强中最年轻的老板,王世勇的理想是,跻身全球动漫界的前三名。

      但任何一个质变性的冲刺过程中,都要有下蹲、躬身、发力的预备动作,对于动漫公司而言,这个必经阶段就是“外包”。经过三年发展,1分钟产值1万元的3D动漫,王世勇的两点十分数码科技有限公司1年可造出1000余分钟。而在今年,也就是公司发展的第五年里,原创动画开始提上日程。

      “目前,在武汉提到"两点十分"就直接联系到"外包服务",你接受吗?”记者问。

      “有什么不好?”王世勇反问。在他看来,创业初期的公司做外包业务可以“一石三鸟”赚得稳定现金流,吸收先进技术锻炼团队,做好体系建设。“原创难做,外包也不容易,能做好外包也是体现公司实力了。”

  “外包就是管理”

      70余人的团队组合,有条不紊地分布在原创动画、外包加工、动漫培训、衍生品开发等各个环节,“更精细的分工在内部,有一个葡萄状的员工管理架构”,这是王世勇的管理“原创”,在他的动漫王国里,清一色由80后和90后组成,用一种类似于西方多党派的“民主”机制激活企业内部,稳定地实现年销售额过千万的阶段目标。

      王世勇打趣说,现在的他在公司只干两件事,一个是提升员工士气,一个是管理体制搭建好,“如果哪个员工有本事,完全可以取代我,我们来个位置互换。”

      事实上,王世勇管理意识强,学习能力高,五年的公司发展已经让他从出色的动画师炼成精明的“大管家”。

      关于外包经验,王世勇坦言,“外包就是管理”。

      道理很简单。比如英国动画技术人员的平均工资是2000~3000英镑,在中国则为2000~3000元人民币,差不多十分之一,对于英方来说,把成本耗费约每分钟一万元的项目打包成每分钟一万五到两万的整包项目,省下来的劳动力去做更有附加值的事情。

      对于接包方,优质的团队总能够以“奇迹姿态”尽量少的人力物力,尽快地“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样抠出来省下的就是管理成本。

      更重要的是,有理想的团队成员因为一直清楚自己究竟想做什么,所以每赚一笔钱后,大家依然省吃俭用,更乐于把钱花在研究试验,讨论怎样把动画做得更好,自己的短板在哪里,和国际水平的差距有多少,以外包反哺自己的原创动漫作品。

      在国内,不少公司有这样一种心态:外包制作没有知识产权,没有品牌,没有形成市场,更谈不上产业,仅仅只是一个制作的环节,赚取利润有限的苦力钱。但在王世勇看来,做外包就是练基本功,真正想做大企业的人,必须沉得住心,吃得了苦,逼自己不停想办法优化管理。

      成功没有捷径,动漫大国日本也是从外包起步,逐渐积累、过渡、形成具有自己民族特性的动漫风格。。

      “目前日本很多动画片90%的工作都是在中国完成,而它的发展也是从接美国单子开始的。”有动漫资深从业人员说,虽然日本的动画产业发展了几十年,但别忘了迪斯尼的历史已有上百年。

  动漫外包市场有多大?

      王世勇粗略估计了一下:全国有600~1000家动画公司承接外包业务,去年总外包量是27分钟,平均每个公司每分钟成本4000多元,算下来,一年的外包份额接近1亿800万元。

       然而,在外包业内,动漫公司的报价不透明,行业内也没有标准。

      标准有多重要?王世勇深有感触:比如承接到一个非动漫行业的外包单子,我们就开始做原画、模型、构架等,然后成型后送给甲方审核,甲方如果不能尽快给出审核意见,拖延时间或者反复要求修改,那么这对于外包业务来说,就损失很大。比如说,审核三天,那天里我的团队就闲置了,因沟通不畅而修改意见无常,又是巨大的成本浪费。

      后来,王世勇自己想出一系列办法应对:首先是我们一边做外包一边制定标准,比如审核周期、审核细节等。举个例子,对方要一个美人图,环肥燕瘦,各有所爱,何谓美人?我们和甲方沟通,确定眼睛多大,鼻子多高,五官怎样协调,以此确定下美人标准,再开始制作。另外,为了尽量挤压审核时间,我们不搞流水线单线,而是并行去做,一个外包项目做好,我们送给甲方后,不等结果继续做,因为有标准做前提,我们的风险可以降得很低,返修率不到10%。

      “一个公司同等时间做出来的业务量差别可能大得惊人,比如半年我们做了52集动画,而别的公司只做2集,这是常见现象。”王世勇说。

      目前,外包行业内最大的风险来自生产中间断带,“外包接单的利润最大30%,如果公司一两个月工作断带,利润可能就没有了。”

      王世勇说,断带的发生有两种假设情况,一是假如甲方打包1000万任务,但支付了500万就没钱了,乙方如果有能力自筹500万,就可以和甲方共享知识产权,这会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因为外包一般只是整个动画制作环节的中期部分,前期成本至少是中期的2倍;二是假设甲方没钱了,乙方也没钱,乙方就一定要想办法保护自己的劳动果实,比如在样片上设置分辨率、水印等防御措施,如果追不回尾款,这些防御措施可令对方没办法使用样片。

      动漫外包的粗放阶段,混乱中孕育生机,谁有核心竞争力依然能够脱颖而出,崛起成行业标杆。

      王世勇认为,这种核心竞争力在于人才管理。

      管理动画人才有多难?王世勇说,比如影视公司,稳定几十个主角后,配角只需签合同,流动性强也没关系。但是在动画公司里,每个人都是主角,让带有个人理想色彩的“艺术家”甘心去做“高级代工蓝领”,不太现实。

      一些公司的操作模式是:捞了一批良莠不齐的人做外包,能力强的人提出加薪,但公司体制里又没有相应的提升机制,所以小外包公司的人员流动量很大,“达到30%~40%”。

      “而动画公司本来就是轻资产,人力成本占到90%,大量的人才流失就有问题。”王世勇说。

  

------分隔线----------------------------
动漫衍生产品